从众筹到互撕 泰州一众酬咖啡馆半年换了4届管理层 | 中国饮品快报

从众筹到互撕 泰州一众酬咖啡馆半年换了4届管理层

咖啡文化, 品牌观察 2016-11-28 33
 2014年12月,在公司所有人反对声中,夏俊从公司拉了美工李宁、策划帅飞、程序员谢宝,从H5页面设计、众筹平台建设、微信平台建设、文案撰写等开始,正式发起500人众筹咖啡项目
 
  夏俊称,这是一段梦想之旅。文案写得很煽情,“我想,让想创业的,喜欢喝咖啡的,爱交友的人,一起来开一个创业为主题的咖啡馆。”众筹目标是100万元,500人,每人一股,每股2000元。
 
  泰州常常被划为三线或四线城市,动车6年还没有通到家门口,海底捞火锅刚刚入驻几个月,华润万象城还停留在纸面上,但这座城市的人们从来不缺乏一种极力拥抱时尚的热情,他们愿意下午3点去排队为吃一顿海底捞,也乐意在网上投票将第一个象征责任和成绩的“蜗牛奖”送给万象城,众筹咖啡馆,好像也没什么。何况,2000元对于大多数泰州人来说也就半个月工资。虽然一二线城市的众筹咖啡馆纷纷传出令人不安的消息,有网友贴出案例泼冷水,但愿意花点钱“尝鲜”的泰州人不在少数。
 
  50岁的老奇梳着李嘉诚式的发型,在泰州海陵商界算是个人物,生意从超市百货到农产品,他想跟一帮年轻人学习,他觉得“互联网思维绝对不是几句话”。
 
  47岁的K哥身材高大,是一家单位的中层,自称说话太直做了多年中层没能得到晋升。除了每年50杯咖啡的回报外,K哥更看中通过咖啡馆接触各行各业的人。
 
  “自己的咖啡店”这个词点燃了华蓉心中的一个梦,她是一家单位的会计,喜欢唱歌跳舞,大学时就梦想能有自己的一间咖啡店,“很多大学女生都有这个梦想,能在里面坐一坐,聊聊天,吃吃甜品。”
 
  像他们这样有想法的人很多,2015年1月26日,微信平台发出第一条500人众筹咖啡馆消息,开始在线预约,预约QQ群瞬间达到200多人,24小时内后台填写姓名手机号的超过600人。1月28日正式开放认购,夏俊说,开放认购后不到1分钟,即有两人认购,在线付费。
 
  过了年,近200人参与认购。此时,进度突然减缓,甚至一天都没有一个人参与进来,弥漫着观望的气氛。夏俊两个手机号的微信朋友圈人数达1万人,他本来信心满满,觉得朋友圈里凑个500人很容易,但到最后也只有100人参与了众筹。更让他失望的还有多年的老友“一颗大白菜”,夏俊第一个找到他,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参与进来。
 
  3月7日,第一届股东大会召开,目的在于加把火,向更多的人传播500人咖啡理念。K哥担当主持人,现场气氛活跃,当场有几十人完成认购,18位股东组成前期临时筹备组。接下来的时间,参与人数迅速飙升,很快达到495人。最后5个名额原准备留给对咖啡馆“有重大贡献的人”,但很快有人买走。
 
  向左走,向右走?
 
  管理层起了道路之争 矛盾从一开始就存在了。
 
  经过筹备组股东考查筛选,确定了两个备选方案,一个是位于万达金街的牛尾巴酒吧,还有一个是税东街胡桃夹子咖啡馆,后者正是K哥提议的。他的理由是,万达附近有星巴克咖啡、猫屎咖啡、蓝湾咖啡、名典咖啡,后两者已经倒闭,再开一家咖啡馆无异自寻死路,而胡桃夹子咖啡馆转让后第二天就可以营业,免去了重新装修的费用,节约了装修时间,并且40多万的转让费算下来要比放在万达便宜。夏俊介绍,经过筹备组全体成员一致投票,选址最终定在万达金街牛尾巴酒吧,“同时也埋下了第一颗仇恨的种子”。
 
  6月20日,端午节,500人咖啡馆开业,首任总经理老奇发现,咖啡馆里竟然设了一个办公室主任,员工加上义工有11个人,他三天内减掉了一半,但办公室主任他请不走。老奇开过咖啡馆,2000年每天能赚3000元,他估算,500人咖啡馆每天要赚到3000元才盈利,光靠卖咖啡一定会亏本。他建议建一个厨房,利用自己的渠道,卖9块9的牛排和简餐。
 
  但他的建议都被夏俊否决了,他的想法是,二楼是用来做众创空间的,不能建厨房,“他们不懂什么叫众创,他们不能理解。”夏俊理解的咖啡馆是这样的,用于打造全民创业的平台,采用桌椅出租的形式向创业者提供场地租用、商务接待、产品展示等服务,同时还配套提供工商注册、投资融资、技术支撑、财税法律咨询等一条龙服务。但老奇“在商言商”,“不管什么思维,赚钱是最大的思维。”
 
  双方谈不到一块儿。奇怪的是几天后,关于老奇的风言风语开始传出来,有人说他短斤少两,吃东西不给钱,还有人说老奇坚持建厨房是想卖自己的牛排,这被老奇视为奇耻大辱,愤然辞职,前后仅当了10天经理。有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股东评价,“老奇生意那么大,咖啡馆能帮他卖几块牛排?”
 
  短短半年,500人咖啡馆前后换了4届管理层,夏俊亲自担任了两个月总经理。
 
  我就是 堂吉诃德
 
  “我这个人讲究功成身退,我又不是开咖啡馆的料。”夏俊说,“但没有任何办法,你交给谁来做法人代表?人家都是冲着你来的,你不做,人家不会答应的。”众筹之后,夏俊当了法人代表。但现在夏俊自认为,自己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创业,从没经历过“办公室政治”,根本玩不过他们。
 
  目前,有股东认为,夏俊成功众筹500人咖啡馆后,钱权名集中到了他一个人手上,他利用这个名头在外进行其他众筹项目,钱却放进了自己的腰包。如果在群里提出反对意见,会被踢出群。众筹项目4大发起人之一李宁说,“咖啡馆现在不是500人咖啡馆,现在是夏俊的咖啡馆。”
 
  “我就是堂吉诃德。”夏俊说,“这不是经营思维偏差的问题,这是人性的问题,我相信500人里没有任何人比我在咖啡馆上更无私。 ”咖啡馆每天依然在亏损,夏俊说,如果一年之后资金不够运转,会卖一套房让咖啡馆开下去,“如果有第二个人可以这样,可以来攻击我。如果连这点勇气都没有的话,在里面唧唧歪歪什么呢从众筹到互撕 泰州一众酬咖啡馆半年换了4届管理层

更多专业咖啡交流 请扫码关注微信:best-cafe

从众筹到互撕 泰州一众酬咖啡馆半年换了4届管理层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