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咖啡困扰:损害私人空间拥有者利益 | 中国饮品快报

免费咖啡困扰:损害私人空间拥有者利益

咖啡文化 2016-09-23 23
狭义的公共空间是指那些供城市居民日常生活和社会生活公共使用的室外空间。一般包括街道、广场、小区户外场地、公园、体育场地等。有时基于竞争性考虑,这些空间会有缴费、购票等排他措施,但只要购票,任何人都有权进入公共空间。
 
现代商业社会中还存在类似“公共空间”,但实际却是私人空间的区域。比如商店就是很典型的类公共空间的私人空间:所有人可进入、可游玩而不购物,但违反商店拥有者意志的活动会受到制止。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典型差异,可进一步由“一张街心花园的长椅”与“一家街头咖啡厅的座位”的比较来阐述。前者人们不用花费、不受时间限制、准许自携食品和饮品、衣着无限制,后者人们须消费、有时间限制、谢绝自带饮料,也可能对着装有要求,要求衣冠整洁。
 
随着道路的拓宽、封闭化,车流加快,道路不但把有机的居住区域分割得更小,道路本身也丧失了居民活动的功能,以往在上海里弄间存在的家长里短式的公共空间如今已在不断消失。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公园、绿地增加了,规模宏大的广场出现了,城市公共空间扩大了,但城市广场更多的是景观性公共空间,而非市民化、交际化的公共空间,对应的群众活动类型有局限性。人们对公共空间的社交性需求转向私人空间,呈现出私人空间公共化的特征。
 
一方面,这是一种市场自发的行为。由于居民的交际活动往往附带商业消费行为。在商业的私人空间中,由于产权清晰,经营私人空间者都通过向人们提供高档次的社交空间而受益,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上升,这些空间提供的更高档次的服务得到了消费者越来越大的认可,比如酒店出租的会议厅、KTV大厅、餐厅等。甚至连小学生放学后都喜欢到肯德基点个薯条、可乐,聚在一起聊天、做作业。同时,房地产的兴起,社区内部往往由居民共同负担的私人空间来完成公共社交空间的作用。另一方面,这种私人空间公共化也是政府的主动行为,市政规划中分摊公共空间到商业区域或者事业单位。
 
私人空间承担公共空间作用,对于真正的经营者来说,这会带来利益,而对一些非专门经营性的场地而言,承担公共空间的功能会损害私人空间拥有者的利益。比如现在麦当劳或者肯德基中,一杯可乐、一点零食,夏有空调,冬有暖气,十分惬意。但在高峰时期,这种长时间的占位的行为却损害了经营者的利益。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宜家面临的相亲大军。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每个周二和周四下午,上海徐汇区宜家商场的餐厅都会被一群年龄在45至65岁的中老年人占据,他们并不是来购物和就餐的顾客,他们的目的是寻找新爱。不仅如此,他们还同时享用店里提供的免费咖啡,但却吃着自家带来的盒饭。人数多时达700人,不但消耗掉宜家500杯免费咖啡,还占掉80%的座位,让购物客人无法进餐,每逢周二,宜家餐厅生意都会下降20%,要消耗6箱咖啡奶精和糖,而即使在周末和假期高峰时段的消耗量也只有两箱。
 
对于为何不去其余场所的问题,这些阿姨爷叔的答复是,由于“宜家有风格”。显然,清洁舒适、典雅装修的环境、免费的咖啡比起公园的长凳显然更有格调。但在咖啡厅里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留下了瓜皮垃圾都让宜家越来越不欢迎他们。宜家划出免费咖啡区限制他们的活动范围,也特意张贴《告顾客书》,期望劝退这一群体,但却收效甚微。
 
对公共空间的需求是现代市民的基本需求,这种需求发自于人的社会群体性。不过,和马斯诺的需求层级一样,对公共空间的需求也存在层级之分。经济的发展使人们对社交活动的公共空间的要求提高了,社交空间不再是公园长凳和草坪。不管是去宜家还是肯德基占位,目的都不仅仅在于一个交际空间或看书,而在于一个更体面、更舒适的公共空间。
 
对于这种私人空间承担公共空间义务的现象,舆论中有一种不好的倾向就是,给存在的实然寻找应然的理由,以多数人的利益为旗号,侵犯企业的产权。通常的理由是企业可以由此得到美誉度、潜在顾客,但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强人所难。如果说肯德基和麦当劳对于一杯可乐长时间占据座位的年轻人持宽容态度,甚至开放通宵营业是为了培养年轻的消费群体的消费习惯,宜家面对的却是几乎结束了家具消费的老年群体。不管是美誉度还是潜在顾客,保持宽容的态度都是低效的,唯一让他们忍耐的原因是,已经形成的习惯让他们的激烈对应必然会带来负面影响。但这种态度,对于提供更好的公共空间却是无助的、不负责的。
 
人性复杂而有趣,即使老年人群体,也仍会追求典雅精致的环境,这一点和年轻人并无二致。有免费咖啡就交友,有座位就聊天,老年人倚老卖老更为直接的变通,将他们对环境的妥协性推向极致。这种贪占小便宜的黑色幽默让人发笑,但也让人难受,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现象,应该对此感到羞赧。
 
表面看,老年人这样一群消费水平相对较低的人群,他们是冲着免费的咖啡和环境去的,这种贪占小便宜的需求有不合理之处,但他们需求的实质却并非如此。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包括这种“体面的公共场合”在内的任何公共、私人空间,最大的成本都在于土地成本。以宜家举例,1杯咖啡成本几许?算上续杯也不过四五元。装修和建筑物每天的折旧又能有多少呢?其实都不贵,贵的在于宜家所处徐家汇闹市区的地价。对于老年人来说,能够承担他们这种需求的私人场所,如果在市内,由于地价高昂,再加上经营利润,包括饮料在内的一揽子服务的价格,通常而言,30元一杯的咖啡在上海市内属于中下价格。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无法负担咖啡本身的成本,他们负担不起的是地价,但市民却是城市的主人,老年人也为这城市奉献过青春。
 
公共空间,本身是一个准公共品,由于其产权属于国家,对于居民来说,对公共空间的使用往往容易过度,而代表国家行使管理权力的主体缺乏激励,有利则争,无利则推,所以,公共空间及其附属的公共服务形式单一,质量低下。如果用公共空间私人化的方式,划定一部分公共土地予以私人化经营,不但会提高公共空间的效率,也可以提升公共空间的服务品质。由于有了土地作为实物补贴,公共空间的私人经营者的成本将大大降低。当然,这类有着政府实物补贴的场所仍要避免被滥用,可通过时间分割等操作方法,可以把营利和非营利的经营分别放在工作日和周日,毕竟宜家面临的相亲人群也出现在周二和周四
免费咖啡困扰:损害私人空间拥有者利益

更多专业咖啡交流 请扫码关注微信:best-cafe

免费咖啡困扰:损害私人空间拥有者利益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