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溶咖啡,究竟犯了什么罪? | 中国饮品快报

速溶咖啡,究竟犯了什么罪?

咖啡文化 2016-09-15 62

速溶咖啡,究竟犯了什么罪?

— 1 —

上学的时候,喝咖啡可是一件酷到不行的事情。

那时候,雀巢出过一些速溶的冰咖啡,学校门口的超市卖11块钱一盒,用水房的冷水就能冲。课间一边与女同学讨论数学题一边一起喝冰咖啡,感觉“比学赶帮超”的氛围更浓了。

这就是我对咖啡最原始的回忆。

它用顺滑的奶、甜蜜的糖,以及咖啡本身的苦涩香气,打开了我对它的基本认知:冲泡方便、柔滑顺口,还能让漂亮女生和你讨论数学题——同样是冲着喝的,芝麻糊就没这个功能。

现在,即便天天泡在全国各地的咖啡馆里,我还是经常会在一些时候喝杯速溶。

然而突然有一天我被人告知:喝速溶是在慢性自杀你知道吗?

后来我才慢慢得知,在不少人以及一些咖啡自媒体眼中,速溶咖啡已经被描述成头顶3宗罪的“大魔王”——香精、劣质豆、致癌风险。

— 2 —

说起来,速溶咖啡已经是一位拥有78岁高龄的古稀老人了。

它最核心的喷干速溶技术诞生于二战爆发时,由雀巢与巴西咖啡研究所共同发明,当时是一个很高级、很时髦的技术。

你想,在70多年前,你拿起一包速溶,咔咔一撕,哗哗一冲,嗷嗷美味的咖啡就出来了,多拽多炫酷。

速溶咖啡,究竟犯了什么罪?

说到美味,便不得不说香精。因为速溶咖啡的口味,基本是靠“香精”调配出来的。

众所周知,咖啡的风味构成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它的香气——这就是为什么如果你捏住鼻子喝咖啡,会感到难以下咽。

喷干速溶技术,保留了咖啡粉却损失了几乎所有的香气——于是,搭配出现的香精应运而生。

也就是说,速溶咖啡的味道,基本是由厂商定义的。这也是为什么速溶咖啡能大批量生产并保持味道标准化的秘密。但这种人工定义的味道,征服了很多人。他们像我一样,觉得速溶咖啡的味道就是咖啡的“标准味”。

但在不少人眼中,香精都是邪恶的。

很多人对速溶咖啡的诘难,实际上针对的是认为它含有“反式脂肪酸”这种“不健康的香精”。

然而,事实上呢?其实很多专家都解释过,在现有技术条件下,氢化植物油中已经完全可以控制反式脂肪酸的生成了。

通俗的说,正规厂商生产的速溶咖啡,反式脂肪酸(即所谓速溶咖啡的有害香精)是不存在的。雀巢速溶咖啡的营养成分表上,也明确标注了反式脂肪酸为0g。

其实香精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你日常生活喝的汽水、饼干、糖,甚至化妆品,大部分都含有所谓“香精”。我觉得,香精是一种用低廉价格带来丰富味觉享受的伟大发明,尤其在那个物质相对贫瘠的年代。

仇视香精,就像很多人反感“化学物质”一样莫名其妙——这世界不都是由化学物质构成的吗?

所以,从科学的角度来讲,给香精“定罪”是很可笑的;从法律的角度来说,你是连被告是谁都没搞清楚。

— 3 —

再说劣质豆和致癌风险。

长期以来,罗布斯塔豆一直与速溶咖啡处在整个咖啡鄙视链条的最下端。

众所周知,罗布斯塔和阿拉比卡是咖啡的两大主要树种,按照国际咖啡组织(ICO)统计数据,阿拉比卡品种占世界咖啡流通量的65%,罗布斯塔占35%(当然也有其他的,但绝对值太小几可忽略不计)。

当然,我并不否认阿拉比卡豆,在口感、风味等各方面都比罗布斯塔豆优秀。

速溶咖啡,究竟犯了什么罪?

但就我个人感觉来说,正如种族歧视、地域黑一样,诘难罗布斯塔豆是一种道德上的虚伪和歧视。它确实口感不优秀,但至少它是健康、无害的,它的低廉价格,让咖啡被千千万万的家庭所接受,用它做的速溶咖啡,甚至一度让全世界的人为之着迷。

最后至于那个致癌风险,这是一个被辟谣了无数次的狗血问题。致癌罪名,是惊吓吃瓜群众最好的配方。各位自行搜索关键词即可。

一些行业人呼吁大家抵制速溶,用莫须有的罪名侮辱速溶,只能说你自我迷恋于咖啡的感觉而不是真的热爱咖啡行业;

一些媒体用曝光野鸡厂商的视频来给速溶咖啡定罪,只能说这是野鸡媒体的做法——苹果还有翻新机呢,你怎么不呼吁抵制苹果手机?

— 4 —

在我看来,速溶咖啡并没有什么伤天害理的罪过。

如果非得说它有错,它错在没有跟上时代消费升级的需求。

在上个月中旬雀巢发布的上半年财报显示,其销售实际增长率仅为2.8%,增长率和净利率都低于预期。

其实不止是速溶咖啡,实际上近年来方便面、火腿肠等等快消品的销量都在下滑。与之相对应的是,酸奶、茶类等销售上涨较快。

除了经济大环境外,大家消费观念的升级也是重要的原因。在消费升级背景下,人们追求更健康、更有体验的消费形态。

AC尼尔森去年一份调查报告称,有四分之三的中国受访者表示,他们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购买被认为“健康”的食品。在这项调查中,“健康”的标签是“纯天然”“无人工味素”“非转基因”等。

尽管速溶咖啡份额在下滑,但它依然统治着全球大部分的咖啡消费。毕竟人类摆脱饥饿的时间并不久,人人还都爱着甜味。不爱糖的那部分人,在饥饿的年代已经被物竞天择掉了。

速溶咖啡,究竟犯了什么罪?

这就注定黑咖啡短时间内很难与糖奶咖啡死磕。所以,不管你愿不愿意看到,加奶加糖三合一的速溶咖啡,仍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统治很大一部分人的味蕾。

— 5 —

我喜欢手冲,有耐心做一杯冰滴,也依然怀念课间那杯速溶。

但不得不承认,风靡了半个多世纪的速溶咖啡,在越来越多的新兴消费市场上美人迟暮,魅力不再。

但是,那些一边喝着精品咖啡,一边嘲笑三合一风味差的家伙们,这不是在耍流氓吗?

我们完全没必要通过用“莫须有”的罪名诋毁速溶咖啡,往自己脸上贴金。就算要贴金,首先也得有张脸,不是吗?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