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多家餐厅兴起打赏时代 市民表示没做好准备 | 中国饮品快报

长春多家餐厅兴起打赏时代 市民表示没做好准备

餐饮资讯 2016-02-26 196

近日,有读者向本报记者爆料,长春多家餐厅及其他娱乐场所,已经悄然兴起“打赏”时代,商家老板称这不仅能满足提升员工的收入,还能激发员工工作积极性,“如果对我的服务满意,请打赏”,面对可能更优质的服务,您是选择拒绝还是打赏呢?这样的服务机制,会是改革创新,还是昙花一现呢?昨天,记者展开了调查。

长春多家餐厅兴起打赏时代 市民表示没做好准备


3元打赏费 美了服务员的心

西方国家的餐馆、旅店消费,结账时会默认收取小费,顾客在享受服务时也会慷慨解囊给服务生小费;在中国古代,也曾有给“小二”赏钱的做法。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很多东北父母都有带着孩子去玩雪爬犁的经历,长春市民陶女士就是其中一位,在玩的过程中,有一件事让她记忆犹新,“玩雪爬犁的时候,会有工作人员在旁边服务,刚开始我看见有家长给他们钱,十块二十块的,我还以为是加了其他项目,后来才知道这是‘小费’,付费的家长和孩子显然比其他人被照顾的更加周到,包括捡爬犁,都有专业人士负责。”

这并不是偶然,长春市民张先生在一家面馆亲眼看到餐桌上立着“满意我们的服务请打赏”标牌,有个别顾客会拿出额外的费用支付给服务员,以表示赞许提供更优质的服务。餐饮等服务行业时兴“打赏”机制,是否真实存在呢?昨天记者踏查,还真的发现了这样一家餐饮店。

一进这家烤肉店,大门正上方便是一个较大的广告牌,上面橙黄色的字体写着“如果对我的服务满意,请打赏。”尤为醒目,店长宋女士介绍,打赏的金额是店里设定的,只有3元钱,一般顾客都能接受,只要服务能让顾客满意,打赏的金额将直接进入服务员的个人微信账户里,作为工资外的额外收入。

只要扫下二维码 自动生成“打赏”金额

随后,店长宋女士详细地给记者介绍了“打赏”到底该咋赏。“我们每个服务员,胸前都会挂着一个带有二维码的标签,每人金额设定是3元,只要顾客拿起手机微信扫下码,就会自动生成转账3元金额。”记者亲自试了一下,照着上面的二维码轻轻一扫,便会出现“向‘我的快乐很简单’转账3元”的提醒,点击支付,服务员便自动收到“打赏”了。

宋女士说,这样的打赏活动是老板想出来的,也不是没有规则,员工只能向顾客介绍一次打赏活动,绝不能向顾客主动索取。打赏的钱归员工个人所有。“这个活动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效果还不错,有的餐桌顾客五六个人,每人扫一下,一位服务一次性就能收到20块钱小费,钱虽不多,但很激励员工的积极性,也能提供给顾客更好的服务,其实挺温暖。”有服务员和记者说,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多挣将近1000元呢,心里还是很高兴和自豪的。

长春多家餐厅兴起打赏时代 市民表示没做好准备


记者调查发现 七成市民表示没做好准备

面对服务行业的改革创新,大家的想法会是怎样呢?记者随机采访了50位市民,7成市民表示还没有做好“打赏”的准备。“我觉得这样的机制不好,因为我来消费,就已经把这部分费用支付了,为什么还要再多出3块钱才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务吗?如果说,服务员一旦对打赏形成依赖,反过来因为3元钱差别对待怎么办?”王女士说。更有市民表示,“我正常消费正常付钱,买单时没要求打折就不错了,还能给小费?反正我没给过,因为我没这个习惯。”

另一家餐饮店的老板也表示,包括餐饮业在内的所有服务行业,提供优质服务本是应该的,一旦这样的机制盛行,有的员工如果得不到打赏心里就会不平衡,这其中潜移默化的影响和弊端是很难把控的,暂时不支持。一位饭店服务员也称,如果说对厅内的服务员有打赏,那后厨的厨师们怎么办呢?大家为了争那3块6块的,很容易引发矛盾,觉得不合时宜。

反对的同时,也有部分市民表示赞同和支持。张女士说,“这种新颖的营销理念首先就很吸引人,如果服务到位,就餐环境及菜品质量都非常到位,我愿意拿出格外的几元钱打赏,这没有什么不妥。”

“打赏”是否会昙花一现 要看市场需求

赞成方说,打赏的钱不多,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于服务行业而言,可以激发服务员的工作动力,还象征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老板不用再紧盯着服务员的一言一行,用打赏机制便很好地约束了其自身的服务态度,还能为店里创收,何乐而不为呢?此外,随着互联网业的发展,如果付几元钱的现金打赏,总觉得有点贬义的含义,而用微信等网上支付,便很巧妙地化解了这种尴尬,也拉近了顾客和服务人员之间的距离。

而不赞成的一方总觉得这样的金钱“诱惑”让服务行业变了味儿,“打赏就好好服务,不打赏就服务冷漠?本来就属于本职工作,为何要打赏呢?”业内人士表示。

同时,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社会学专家言辞坚定地说,“我不赞成推行这种打赏机制,因为其中复杂的一系列监管问题还未出现,一旦凸显,在一个行业盛行了,那么将会波及到其他领域,举个例子,如果涉及到老师和学生,难道非要学生平时给老师打赏,老师才会更好地教育学生吗?那样就乱套了。”

另外,吉林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社会学系的刘威博士这样阐述,“打赏机制的出现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产物,是西方等国家的一种民族风俗,对于我们来讲,因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意识形态等方面都存在极大的差异和不同,所以现阶段来讲,推行打赏是很难被所有人认同的。”刘威说,目前在广州、上海等地也存在,但是是否会昙花一现,还是会长期发展,主要还是要市场说话,顺其自然为好。从刘威博士自己观点来看,他还是不太能接受,因为买单已经将所有的费用支付。

来源:城市晚报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