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江南说故事: 张兰的面子和里子 | 中国饮品快报

俏江南说故事: 张兰的面子和里子

餐饮资讯 2016-02-19 183

High点在于万科和宝能之争还未完全尘埃落定,俏江南的生意很容易贴上股权之争的标签,担负流行的重任,毕竟资本总是“嗜血”的,而且总是大咧咧地写在条款里,嗜在明处,让人“一目了然”。作为一个在商业世界中打拼的女性,在这样的“敌人”面前落败,总会博得不少的同情。

有趣的是,她儿子倒是不太买账,最近实在忍不住要说话了。你们这些人啊,简直是无中生有,我妈2013年底就退出俏江南的实际管理,何来被赶出公司,净身出户呢?

好吧,汪小菲总是让人无语,商业世界里也很难说得清对错,我只能讲个故事给你听。

俏江南说故事: 张兰的面子和里子


故事的开头很励志

作为企业家张兰的面子,其实是挺好看的,她算得上是“92派”,这是个黄金年代的特殊群体,1992年,乘着伟人南巡在困难时期大力推进改革的决心,大批政府机关、科研院所的青年才俊下海经商,不少人做出了一番事业。比如陈东升、冯仑、潘石屹、王功权(注意这个名字)等等。

与改革开放第一代企业家大多出身草根阶层不同,这一代的企业家家国情怀还在,又对现代企业制度和股权设计很敏感,创办的公司并没有很多的“红顶”限制,历史负担轻,玩法也高超许多,把中国的企业管理水平提升了一个层次。

张兰也是这一年创业的,算不得92派的明星人物,她走的是另一条路径,出国。按照她自己的说法,1987年北京工商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毕业,1989年儿子汪小菲就8岁了,她毅然暂时撇下儿子,远赴重洋到加拿大留学,打工刷盘子2年完成原始积累,1991年带着钱回国,租下一个102平方米废弃的粮仓,开了间“阿兰餐厅”。

8年后,张兰开始转型,她把手中3家大排档式酒楼转让,变现6000万元,把餐厅开到北京国贸,将传统京剧脸谱作为中高端餐饮logo,讲究文化含量和用餐品质。

这是一招妙棋,当时餐饮业要么是吃饱了算,要么是暴发户一样大富大贵、大鱼大肉,新兴中产阶层对品质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张兰本着这个正在形成的未来阶层,提高产品附加值,和国外酒店正面竞争的玩法,搞得风生水起。

2006年,张兰说自己瞄准奥运会的机会,创办兰会所,把俏江南的范儿又提升了一把,不过这次有点不知所云,好像又回到斗富的层次,价值1200万的法国名家设计,一个杯子1万多元,一把椅子18万,一盏水晶灯500万,1600张油画挂在里面。

奥运会让她承办8个场馆的餐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人民币显示的实力,反正硬件肯定够,高端和装X也就一步之遥,这一步在哪儿呢?文化层次。

俏江南的定位踩得很准,在阶层升级的风口上,商务宴请和白领消费是需求最旺盛领域,高得没边儿的超高端餐饮,如果没有文化底蕴的厚度和提升,很容易回到土豪暴发户的不知所云的追求。

生意是自己的,甘自知,不管怎么说,走到此处的张兰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了,白手起家的奋斗史,有前瞻性的转型升级,创立一个全国知名的酒店品牌,一位女性在最有男性竞争气质的商业领域,很粗粝的商业史中脱颖而出,这个故事的开头,很励志。

突然高调起来

再往下就开始变了,2008年引进鼎晖资本前后,张兰想再把事业推进一步,其时资本市场突然对餐饮这个大市场、小企业的行业发生兴趣。吃饭是刚需,但这个行当门槛相当低,大排档也就混口辛苦饭,高端餐饮虽然风光,但是跟房地产或者互联网一比,也就是个小生意,通常资本是不感兴趣的。

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吸引了资本的眼光,钱生钱的玩法是不能停下来的,赚不到足够的钱就是亏损,在一片哀嚎中,餐饮行业成了资本的关注对象,经济再萧条,人们也得吃饭不是?虽然赚得不多,总比拿着大把的无处可去的钱要好得多。

百胜入股小肥羊,快乐蜂收购永和大王,IDG投资一茶一座,红杉搞定了乡村基,资本对品牌是不是高端并不感冒,它们关注的是概念和可扩张性,能够迅速占领市场份额,做好业绩,赶紧上市,套现走人。

鼎晖操盘者,前面我们提到的、浪漫的王功权能看上张兰的俏江南,用等值2亿元人民币的美元,买下10.53%的股权,也算是别有眼光。鼎晖投资前后,张兰厚积勃发,有成就有底气。

想着要提升兰会所的品牌效应,为上市创造条件,张兰突然高调起来,要给自己的简历加点料。

一个女人撇下孩子去国外“洋插队”,本身就很有话题性,张兰不仅在这两年里积累了财富,还拿到了学历、参加了选美,回来时又放弃了加拿大的绿卡,艰苦奋斗加上了成绩卓越,实在非常人所能想象。

张兰家在北京,这个不假,此时祖上却突然成了大清国贵族,正黄旗人,慈禧的后代,不知道姓叶赫那拉还是爱新觉罗,不仅张兰和儿子汪小菲出身变得高贵,这兰会所、俏江南的气质也跟着提范儿。

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张兰在北京大栅栏画了一个圈,说早些年这大片地都是我们家的。这就有点对不上了,大清国的贵族、旗人都住在内城,特别是北边鼓楼一带王府很多,坐了江山,自然挑最好的风水和地段,汉人官员和平民,都住在大栅栏所在的外城,作为北京几百年的商业中心。

大家只能推测张兰这个祖上的贵族,可能在大栅栏做了点投资,开了几个饭馆儿、鞋店什么的,好像听起来也不怎么贵族。汪小菲说得就有细节了,他说当年爷爷家教很严,教他见人都要说“您”!

北京的胡同串子、街上的流氓,见到长辈,也都这么说,特普通的一个称呼,看不出高贵来。后来汪小菲和王思聪吵架爆粗口的风采,也实在让人无语。

不过张兰倒是很享受贵族的名号和曝光率,2011年发生了两件大事,打破了财经圈和娱乐圈的界限,火爆了张兰在双边头条的位置。其一就是张兰的儿子,贵族后代、号称“京城四少”之一的汪小菲,娶了明星大S,人们对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倒是不太敏感,跟看景儿一样围观富二代婚礼的奢华。其二就是鼎晖的操盘手王功权,这位浪漫大叔,在微博上发“公告”跟一姑娘“私奔”了,让人目瞪口呆。

话说鼎晖之所以投资俏江南,是因为两者的目标一致――上市,双方共同商定2012年完成IPO,此时距鼎晖注资4年,按照预定目标上市后,鼎晖手中的股权一年之内不能交易,过了期限,也不能可劲儿抛,总要有个一两年的出售过程,此时鼎晖资金套现,实现利润。

这是PE投资的常规做法,也是张兰应该遵守的约定,不挣钱资本谁有工夫陪你瞎玩呢?张兰和俏江南都像是套上了枷锁,面临2012年的最后上市期限,公司里梳理业务、审计资金等等忙得要死,张兰家的这场花费不菲的世纪婚礼,就算是为了公司的品牌效应,代价也太大了点。

张兰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公开表示其实也没你们想象的花费这么多,万达的王健林是我的朋友,酒店客房就是他赞助的。这番话把王健林的儿子惹毛了,在微博上揶揄她,汪小菲年轻不懂事也就算了,你张兰阿姨一个企业家怎么也乱说话呢,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爸爸王健林了?

本来王思聪之前一直“与世无争”,此战一举成名,成了发紫的网红,和汪小菲吵吵到现在。张兰没想到王少爷如此简单粗暴,一个巴掌打将回来,顿时讪讪地不搭茬了。

在微博最鼎盛的时期,张兰、王功权都成功地占据了话题中心的位置。此时张兰的面子,越来越不好看,好在2011年3月俏江南在A股提交了上市申请,事业还在进步,如果上市顺利,事业的里子还在,作为明星的张兰未必成功,作为企业家的张兰,还是大有前景的。

俏江南说故事: 张兰的面子和里子


两记闷棍

2012年两记闷棍,把张兰砸得有点蒙,1月证监会公开终止餐饮业的IPO审查,原因是“采购端和销售端都是现金交易,收入和成本无法可靠计量,无法保证会计报表的真实性”。

A股没戏了,张兰赶紧转战H股,准备在相对容易的香港上市,没想到后院又起火,跟随她创业多年的马先生因身体原因离职,根据与俏江南和张兰签署的协议,可以得到张兰名下一套在北京的房产,但是张兰迟迟不办理过户手续,马先生一着急把张兰给起诉了。

法院送传票时发现,张兰的户口已经注销,人已经移民到加勒比岛国圣基茨去了,作为舆论焦点的张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围观群众纷纷猜测,这是不是要跑啊。

张兰感觉特别冤,自己移民到只有3万人口、鸟不拉屎的小岛上去,还不是为了完成和鼎晖的协议顺利上市,为了规避海外资本并购国内企业的监管政策,把自己变成为外国人是最快速的办法。

一个女强人,强撑到现在,确实不容易,看似“不靠谱”的马先生,也折射出作为企业家的张兰的另一个里子是不牢靠的――在家族公司治理方面有着难以弥补的短板,没有强大的团队和靠谱企业管理体系作为支撑,只靠一个人打拼,发生这种低级乌龙事件,也不奇怪。

这边忙着H股上市,八项规定又咣当一下砸过来,中高端餐饮变得比制造业还要萧条,这事真不能怪张兰不努力,一直以来都对趋势做出正确判断的她,恐怕很难猜到这个可以改变命运的变量。

此时正是公司估值的关键时刻,俏江南在香港券商的价格一落千丈,开出的价码距离期望落差太大,还有鼎晖在旁边盯着,一上市就往大了赔,这让张兰实在是无法接受。

上市计划彻底泡汤了。

根本不算输家

资本不是吃素的,上市固然是你好我也好,上不成,我得全身而退。在投资之初,鼎晖就设计了回购条款,约定如果上市不成功,俏江南必须回购鼎晖的股权,按照每年20%的内部回报率来结算收益,也就是差不多两倍的价格。

市场这么萧条,到现在都没回过劲儿来,俏江南的现金流一路缩水,哪里有钱去回购鼎晖的股权呢?鼎晖显然也明白俏江南的经营困境,立即启动另一项条款,领售权。

不是没钱回购么,鼎晖虽然是小股东,但是作为优先股,可以发起售卖公司股权的行动,大股东张兰必须同意,急于变现的鼎晖找到了欧洲私募股权基金CVC作为买家。

如果俏江南的股权够值钱,鼎晖只需要卖出能获得预期回报的股权比例就可以了,结果呢,鼎晖把自己的卖了还不够,不够的得张兰来添,添来添去,超过了50%,出售变成了清算。

2014年4月,CVC完成了对俏江南的收购,以3亿美元的价格,获得了俏江南82.7%的股权,张兰手中,还剩17.3%,大股东变成小股东,公司也就成了别人家的了。

至于CVC的行动,又是一个“杠杆收购”,3亿美元里自有资金只有6000万,它的玩法是用这笔钱注册一个壳公司,抵押壳公司的股权跟银行融资,买下俏江南之后,再用它的现金流还债、变现。

成功买下俏江南的CVC,发现自己华丽丽地掉进一个坑里,萧条的市场始终没有提振的迹象,原有的中高端餐饮企业纷纷转型,陷入资本之争的俏江南没有了有力的管理层,哪来的现金流?

回过味来的CVC一看连债都还不起了,赚钱更加无望,干脆把俏江南抵押给了银行,大股东放弃企业,小股东也没啥选择。2015年3月,银行宣布冻结张兰在俏江南的资产,此事已经有了了结,没想到大半年后这个话题突然被炒作起来,成了张兰“净身出户”。

真的是净身吗?2014年CVC完成并购时的交易额,张兰还了鼎晖的债,手中一定会有数目不菲的盈余,有人计算是12亿元,有人计算是4亿元。作为生意人的张兰,绝境求生,没有赔多少。“净身出户”的落点,又让张兰有了新款悲壮的“面子”,她根本不算输家。

所谓“嗜血”的资本,都是明面上的约定,冠上一个“对赌协议”的俗称,仿佛就失去了道义,一个可以公开的协议和交易,对双方来说都是风险,资本事先约定规避方式,也没有错处,何况精明的鼎晖,在这次交易里,还赚了钱。

有点可怜的是CVC,这个一贯名声不大好的基金,这一把有点玩现了。

真正的输家是一个来自本土、曾经大有希望和前景的品牌,和张兰曾经为之全心付出、踏实经营的企业,它迷失在张兰和资本之间的游戏里,企业没有了主人,恐怕再也难以翻身。这是张兰真正的“里子”,可惜她自己并不在乎。

乘着这次话题中心的东风,最近两天传出消息,张兰加入“人人贷”,投身资本市场,没有机会把自己的企业再次转型升级,辛辛苦苦的餐饮业不做了,张兰自己转得倒是很顺利。

来源:新民周刊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