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把外卖和堂食关系看得最透的竟是他? | 中国饮品快报

2016,把外卖和堂食关系看得最透的竟是他?

餐饮资讯 2016-02-18 163

可能你会回答,这算什么问题,so easy啊:把堂食的产品放在打包盒里,找个物流小哥送给用户就好了。

如果你真这样看待这个事,那么,或许,请你尽量,不要说自己餐厅提供外卖服务,某种程度来说,你提供的是“外带服务”,而不是“外卖服务”。

理想状态的外卖和堂食关系是什么样子?外卖对于多数餐厅经营者来说是不是然并卵?良好的二者关系,对餐厅经营者有哪些好处?

听听黄太吉创始人赫畅做客内参开放日时是怎么判断的。

1外卖业有三个痛点绕不过去

2016,把外卖和堂食关系看得最透的竟是他?

外卖痛点,绕不过去

对于有堂食的商家,外卖多数时候只能是补充业务。

换句话说,这个餐厅如果中午座位都坐满了,厨房忙不过来,他会想做外卖吗?不可能的,他为什么要做外卖呢?

商家外卖的生产效率不可控。

它有可能今天上了一半人,或者没人,这些餐厅所有的产能供应是不稳定的,非标准化的。

生产和配送之间的数据没打通,这是导致生产效率不可控的重要因素。

很有可能人来了,菜没做好,或者菜做好了,人没来。

2对于外卖的本质 你千万别想low了

对于餐饮行业来讲,一定要有两个底层思维的变革。

外卖不是外带。

不能单纯地认为餐厅的东西打个塑料袋出去,就叫外卖。外卖和外带是两种需求,事实上,在餐厅里面想吃到的东西,和在办公室里拿着一个iPad看电视剧想吃的东西不一样。商户把堂食的东西送到消费者餐桌,这是降低用户体验的过程。

2016,把外卖和堂食关系看得最透的竟是他?

外卖不是打个塑料袋出去那么简单

举个例子:我去一个很高级的SPA,在享受的过程中,商户把精油卖给我说,你回家自己做吧,且收一样的钱。和外卖一个道理,不能说我买了香薰回去自己搞,也叫SPA,这是两码事。外卖的核心是场景属性,产品属性是第二位。

外卖一定要有场景提供能力,而不仅仅是一种便捷的需求。

外卖能够带来更多的自由度,用户在吃饭时可以做更多事情。我一直强调那句话,没有社交属性,就像没有开过光的佛像一样。

如果你要做线下餐厅,社交属性是第一位,如果做外卖,场景属性第一位。所以,研发出符合外卖场景属性的产品,要从包装开始,产品选型到标准化口味,再到包装,它的搭配与堂食应该不一样。

未来外卖盒子一打开,iPad就要能架着,消费者能在办公室里显摆。当然,这都是想象,但未来的外卖会是这样。

3BAT外卖平台烧钱 目前还没烧出真正价值

BAT背景下的外卖平台烧钱烧得厉害,但没有解决多少问题,反而烧出新问题:

餐厅通过外卖平台赚钱了吗?

好像没有。

几大平台烧了这么多钱,但没有烧出一个独立供给的市场,没有人愿意提供独立产品给这些平台。换句话说,平台烧了这么多钱,没有解决最根本性的问题:他们能让餐厅赚钱吗?

与当年的团购类似,烧了那么多钱,也许用户觉得有价值,因为吃饭便宜,但是餐厅如果没有赚到钱,请问餐厅怎么能够给平台提供更好的产品?

用户体验更好了吗?

好像没有。

从用户体验角度来讲,用户到底需要什么,点外卖的核心目的是什么,获得了更好的用户体验吗?

这两个问题背后反映的是一个问题,即供给问题,这包含三个层次:一是,如果外卖是增量,有专门为增量做服务的供给端吗?二是,外卖平台想活下去,一定是能够让餐厅赚钱,但是如果让餐厅赚钱,肯定不是靠餐厅原本的产能去赚钱。三是,用户如果想要更好的体验,怎么办?一定要脱离原有餐厅的供给,才能产生真正的价值。

现在有的人觉得“黄太吉”不是卖煎饼的公司,更像一个物流公司,实际上我们是为外卖产能和供给提供优质服务的公司。

4黄太吉不是对煎饼抱有梦想是对改良行业抱有梦想

我们不是对煎饼这个品类抱有梦想,是对改良餐饮行业抱有梦想,只不过当年用煎饼敲开了行业的砖而已。

2016,把外卖和堂食关系看得最透的竟是他?

和“黄太吉”不同,“黄太吉外卖”是另一种商业模式

今天我们也坚持“黄太吉”品牌,它本身可以代表中国传统快餐的一个新兴企业,但是“黄太吉外卖”是另外一种商业模式。“黄太吉”和“黄太吉外卖”本质上是两家公司,做的事情不一样。

黄太吉做这个事不只意在餐饮或者外卖,其实是琢磨去做更多其他的东西。比如说,我们考虑跟爱奇艺谈一个合作:外卖场景下看什么电视剧。

现在老老实实吃饭的人不存在,你吃东西的时候肯定会看电视剧。餐饮本身就是一个IP的东西,每一个产品都像IP一样可以去运营,未来我们就是一个IP公司。现在愿意做这个外卖平台,就是为那些愿意出品牌、出产品的人服务,你就是IP,我们来帮你去运行。

未来的餐饮市场将出现“一国两制”的局面:一是极具社交属性和品牌体验感的餐厅文化不断发展,一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外卖业不断进化。

5黄太吉在“开机场” 明年重点是变身“航站楼”

外卖行业,实际上可以看成是机场、航空公司、乘客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国航、携程、波音、北京T3航站楼之间是共生和共赢的关系。

黄太吉负责建机场,把工厂店变成航站楼,各家外卖都能来这“设点”运营。黄太吉就围绕一件事做――乘客吞吐。安检、值机柜台、行李托运、货物流转我们来做,但是飞机机型、航空公司、票价都归不同合作方设置。

不同类型的产品可以看做是飞机的舱位设置,无论是经济舱、头等舱搭配,还是一架飞机都是头等舱或经济舱,它是波音和空客的事情。黄太吉根据波音、空客的需求,提供跑道。比如我们和黄记煌的合作,双方各有一个原则:我们要求对方不能把菜单上的东西卖给我,要针对外卖单做,黄记煌的原则是黄太吉配合其标准去做设备研发。

明年“黄太吉”的重点是两个:一个是产品的规模扩张,与更多品牌合作提高产品丰富度,一个就是城市布局上的扩张。

我们的核心在于能否让合作的品牌赚钱,让它赚钱我就会永远存在,只要能让它赚钱它就会给我好产品,我有好产品用户就会需要我,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外卖战局已经看得很清楚了,黄太吉不是BAT那个赛道里的。我就做自己的“航站楼”,第一步从物上“送”,再往下就可以“送”人:我搞一个两千平的工厂店,十个五星级大厨坐镇,每天中午只做一百份盒饭,为什么不可以?你不是想点外卖吗?我把人送去,加上食材去你家做。这些,未来的黄太吉都可以做。

来源:餐饮老板内参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