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元鱼”事件持续发酵 涉事饭店餐饮许可已过期 | 中国饮品快报

“万元鱼”事件持续发酵 涉事饭店餐饮许可已过期

餐饮资讯 2016-02-18 214

涉事饭店工商登记材料同样没有“野生”字样,且餐饮服务许可证有效期已于今年2月4日到期。

举报人质疑调查结果,否认在账单上签名;当地导游称带人去涉事饭店消费可获60%左右提成

哈尔滨“万元鱼”事件持续发酵。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还在调查中发现,涉事饭店“北岸野生渔村饭店”的工商登记名称实际为“北岸渔村饭店”,并无其标榜的“野生”二字,其餐饮服务许可证已于今年2月4日到期。而当地导游爆料称,带游客去涉事饭店消费可获得高达60%的提成。

官方对此回应称,日前公布的只是初步调查结果,目前调查工作正在开展,结果将尽快公布。

“万元鱼”事件持续发酵 涉事饭店餐饮许可已过期

工商登记材料无“野生”字样

“万元鱼”被曝光前,许多游客被“野生鳇鱼”吸引到涉事的“北岸野生渔村”饭店就餐,消费从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不过,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发现,打着“北岸野生渔村”招牌的涉事饭店工商登记名称实际为“哈尔滨市松北区北岸渔村饭店”,经营者为马云雷,经营场所松北区新新怡园小区2号楼2号商服,经营范围有中餐类制售:主食,凉菜(不含裱花蛋糕、不含生食海产品),餐饮服务许可证有效期为2013年2月5日至2016年2月4日,登记状态为存续。

据当地工商局一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登记名称与实际使用名称不符是否构成虚假宣传需要调查,“在实际情况中,因为有广告宣传,名称的确会有差别。”该工作人员表示,而餐饮服务许可证属于食药监局管理,商家应该在到期前进行续办,而许可证延续的内容均会在公示系统上公开。

新京报记者向饭店登记机关松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反映上述问题,一工作人员表示涉事饭店“明码标价不违规”的调查只是初步结果。而据央视报道,当地市场监管局局长称已联系上陈先生,将对他提出的问题一一进行调查。

“万元鱼”事件持续发酵 涉事饭店餐饮许可已过期

举报人称官方公布的视频不完整

针对哈尔滨官方调查组日前出具的调查结果,陈先生提出诸多疑问。昨日上午,陈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求哈尔滨有关部门向社会公布事发时的全部视频来还原事件原貌。

涉事饭店的老板此前在接受当地媒体的采访时提到“地税局官员”,对此,有网友指出陈先生可能为地税局职员身份,存在公款吃喝问题。不过常州地税局日前回应称,经过查询人事部门花名册和聘用制员工名单,未发现全系统有名叫“陈某”的干部职工,也未发现谐音的相关人员。

陈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是常州当地的个体户,并非公职人员,和家人去哈尔滨旅行是自费的。

顾客质疑鳇鱼非“野生”品种

“野生鳇鱼有多珍贵?我们不知道是否为野生,吃下来口味也一般,还剩很多。”昨日上午,许多游客再次向新京报记者反映涉事饭店的鳇鱼价格昂贵。

一名来自河北的游客李先生称,去年11月自己与女朋友曾到涉事饭店用餐,觉得价格昂贵,但经不住导游和司机的极力推荐,于是决定尝一尝,两人消费3000多元。上海的劳先生也对记者表示,春节期间也曾到涉事饭店吃鳇鱼,9人消费9500元。但对于鳇鱼的来源,他们都表示不清楚是否为“野生”。

而对于官方通报称饭店方面系明码标价的说法,陈先生对媒体称,“明码标价”是在认同鳇鱼是“野生”的基础上,但涉事饭店所提供的鳇鱼并非野生,实际上已涉嫌消费欺诈。

“万元鱼”事件持续发酵 涉事饭店餐饮许可已过期

追问

鳇鱼是否存在缺斤短两问题?

举报人坚称缺斤短两,店方承认账单签名系服务员代签。

在陈先生早前发布但后来删除的微博中,他称和饭店方面的纠纷起因就在于对鳇鱼的斤两问题不满,他坚称鳇鱼的重量是10.4斤,而非结账时账单上显示的14.4斤。

15日晚,松北区官方通报称,“因无法与消费者取得联系,调查组至今无法对其微博内容进行核实取证,现阶段只有涉事饭店方单方证言。据店方称,消费者陈某点取食材后,与点菜员一同对食材进行称重,消费者认可后,点菜员通过点菜宝下单。经调取单据,消费者所在包房19时32分确有下单,单据上显示鳇鱼中段标注斤数为14.4斤。”

对于备受关注的鳇鱼斤两问题,涉事渔村曾对媒体表示,他们给鳇鱼称重14.4斤,顾客结账时说是10.4斤。因为这名来自江苏的顾客南方口音很重,双方就“四”和“十”的字音上出现了纠纷,店方据此推断称是南北口音辨别上产生了误会。

此外,饭店方面还表示,饭店的手写账单上有陈先生的签名。不过对于这一说法,陈先生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店家说有我的签字确认,但实际上我没有签字,我可以配合进行笔迹鉴定。一开始就觉得贵,打算点个7斤吃吃的,但是一刀下去10斤4两,我们也认可了,结果结账的时候要14斤4两,我们肯定没法认可。”

另据央视报道,饭店方面对此回应称,账单上的“陈”字签名是该店服务员替陈先生代签的,但鱼都是当面称重确认的。

导游与饭店是否有利益关联?

当地导游称带人去涉事饭店消费可获得60%左右的提成。

此前,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大部分游客前往涉事饭店就餐是通过当地承接旅行社导游、司机以及出租车和一些黑车司机推荐的。“从冰雪大世界出来,坐辆出租车,司机就拉到了这里。”林小姐告诉新京报记者,去年11月,自己和朋友到哈尔滨旅游时,也曾去过北岸野生渔村吃鱼。林小姐称,按照经验,出租车司机是最方便可靠的咨询对象。“鳇鱼很大一条,光是鱼头就十几斤,我们消费了3000多,服务员态度特别差。”

记者在国内某著名美食点评网上搜索“北岸野生渔村”也发现,上千条评论中,大部分人的评价是口味一般、价格过高,而且多称自己是被当地黑车司机或者出租车司机介绍到餐厅并推荐鳇鱼的。

导游和出租车司机引导游客消费,这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链条?

昨日上午,一名哈尔滨人小丽(化名)对新京报记者称,自己曾经做过导游,往北岸野生渔村饭店带人去消费会有60%左右的提成。

还有游客向新京报记者爆料,称陈先生举报“天价鱼”一事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后,自己曾接到当地旅行社的电话,旅行社方面表示可以帮涉事饭店赔偿游客几千元,并提出让其签署对饭店价格无异议的条款。该游客称,因为遭到旅行社“人肉搜索”的威胁,目前正在配合当地旅游局调查。

对此,松北区旅游局一工作人员昨日下午对新京报记者称,目前调查工作正在开展,结果将尽快公布。

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