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牛肉粉卖329RMB?什么鬼?! | 中国饮品快报

一碗牛肉粉卖329RMB?什么鬼?!

餐饮资讯 2015-07-31 411

前两天,我看到这幅图时,整个人都吓尿。作为卖粉界人士,我也被这碗卖329元的牛肉粉惊吓到了。

这是一碗什么概念的粉?我说,这是一碗性能过度的米粉。没有人会需要一碗牛肉用雪花牛的牛肉粉,即使你把湖南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重阳菌改名叫“寒菌”也不成。

但也完全没有必要来嘲笑它,因为互联网时代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性能过度。产品的改良和技术进步速度,远远超过了人们的需求程度。整个时代的基本特征就是冗余生产,一碗米粉是这样,科技产品也是这样。

一碗牛肉粉卖329RMB?什么鬼?!

比如,我记得原来诺基亚旗下有一个奢侈手机品牌叫Vertu,一台手机动辄十几万,因为他们往手机上镶钻石,没有人知道往手机上镶钻有个卵用,所以这个品牌现在好像也死了。

再比如,我一直不理解i-pad有个毛线用,如果你要用大屏设备,那笔记本就可以啦,如果要用移动设备,手机就可以啦。现在整一个移动大屏的PAD,难道只是为了在路上看视频大屏爽?如果是这样,那为啥又整一个PAD―MINI ?

这些都是产品性能过度或者功能冗余的典型例子。最近在餐饮圈我看到有一个挺有意思的讨论,大家都在说,今天做餐饮,到底是要“产品主义”,专注把产品做到极致呀?还是要“用户主义”,专心把服务、营销做到极致呀?

其中就举了某个毛肚火锅的例子,说他们的毛肚被打磨得有多好多好,比起专注服务的用户主义的海底捞,这个策略真是高明太多啦。

看完这里,我就有点纳闷啦。

纳闷之一,火锅这种重口味的东西,只要涮菜做到新鲜、卫生,就是龙肝凤髓,你往那个红油锅里面一涮,也就是那么个味道。难道这个品类还能被打磨到天上一级好吃去?

纳闷之二,即使真的做到好吃到天上去,消费者能够感知出来吗?绝大多数的消费者的味蕾水平,只能感知出大概的好吃与否,一个食物做到80%的美味,可能就是一个普通消费者味蕾感知的极限了。再往上你即使做到100%,让非专业人士来品尝,可能也和80%的程度差不多。

所以,当消费者真的可能只需要海底捞这样80%好吃的食物的时候,你做一个100%好吃的火锅,而且依然是在做大众餐饮的生意,这不就是性能过度,这不就等于是镶了钻石的VERTU---多此一举嘛。

按照李善友教授的话说,今天就是一个技术过剩的年代,产品性能进步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消费者需求进步的速度。单单从打磨产品的角度提出“产品主义“,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消费者不需要一辆能跑500码的车,也不需要一碗放雪花牛肉的米粉。

一碗牛肉粉卖329RMB?什么鬼?!

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消费者只缺一样东西,就是体验。因为用户对体验需求的增长,远远比商家制造体验的速度快。所以此刻当我们谈起产品时,不再是指产品或者产品性能本身,而是指产品=产品+情感。

当我们今天在谈产品的时候在谈啥?其实就是在谈体验啊,换言之,产品的性能本身是标配,真正的产品好不好在于它能不能满足用户的期待,而不在于它做到完美。

这样看起来,还有所谓的产品主义吗?NO,只有用户主义!并不是产品真的有多好(标配),而是消费者认为你有多好,你就会有多好。

比如说,小米发明了“跑分”,谁说跑分高的手机就是最好的?不一定,但是它把这个概念传导给了用户,那么跑分高的手机就是最好的了。

比如,寿司之神的寿司真的那么好吃吗?我看未必,从味觉上而言我认为普通用户根本感知不出来,但你面对寿司背后的故事、就餐仪式感,那么这个寿司也就好吃了。

今天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区分所谓的产品注意和用户主义。这两个东西根本就是浑然一体的。一碗不错的食物,这点很好,但如果不能引起消费者的情感和体验共振,那就没有必要过分骄傲。

其中的区分,我说产品主义是要商户学会当小姐,用户主义是让商户学会当老婆。

商户要把自己当小姐,那是应该胸大活好,一切以性能优先,并且穿着暴露,强调自己是性能优先,这样才能宾客临门。但要知道强中各有强中手,小姐总有年华老去的那一天,性能更好的小姐总会出现,到那个时候也不要埋怨嫖客无情,离自己而去。

商户把自己当老婆,那或许你性能不是最好的,不是长得最好看的,但是也能将将满足老公的需求。而且在一个爱你的另一半面前,老婆永远都是最美的。老婆与另一半的联系,当然基于长相、性能,但更重要的是通过点点滴滴的小事相处,让对方产生情感依赖,直到有一天再也离不开。

即使今天有品牌在强调自己的产品,以产品为中心,那么此种策略也一定要能够引起用户的情感共鸣,否则就是毫无出路。例如那家毛肚火锅,假设有对手原样模仿,甚至做出了让消费者觉得更好吃的毛肚,聚焦产品宣传更为成功,又当如何?

我理解,这个时代,真正好的品牌应当是有不可替代性的,这就意味着该品牌能够在用户心中制造独一无二的体验。

还有一点很重要,今天的用户认知品牌的路径发生了变化,过去的用户都是就产品论产品(那时产品性能的增长还有满足需求增长嘛)。可今天不是这样了。你比如我,没有结过婚吧,也没有买过空调。但你今天要问我哪家空调最好,我会说一定是格力。为啥咧?我认知这个品牌的渠道根本不是空调本身: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格力的性能、性价比之类的数据。

我只是觉得,你看董明珠姐姐为人这么严厉、一丝不苟、严谨、保守,那么她做的空调也一定是工业时代的典范、一丝不苟哇!你看,因为新一代消费者认知产品的渠道由功能路径变成了情感路径,所以我会通过某一个品牌人格化的载体来认知某一个品牌,把对创始人的情绪迁移到产品上面,那么这个时候,只要这个产品本身是达标(注意,是达标而不是完美)的,那么我就会认可这个品牌。

所以,说回来,进行用户主义和产品注意的讨论没有太大意义。我们不需要完美的产品,需要极致的产品,极致是为了和用户产生情感连接,一言以蔽之,一切还是为了用户。如果一定要咬文嚼字,那我们还是把这个词换成“产品用户主义”吧:产品永远是为了抓取用户而服务的。

作者:伏牛堂创始人张天一,整编:餐饮O2O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抱歉!评论已关闭.